2023年2月3日

d2live

“妙仙子生前设计好的四个桥如今都已周妥当,而剩下来的桥,司徒演自然会接着继续搭下去的!而第五个桥,便是玄帝身边的那几个心腹元婴了……”

“而那个号称‘一半元婴’的赵凯歌与‘**元婴’凤仪亭二人,却也是两个极其重要的人,也必须成为通天之变的第五个桥,如果没有他们两人的支持,不说战胜最后能否顺利登基,便是之后的一代天骄陈兵百万,就凭着月三,国师与虞红裙三人,那也是绝对对付不来的!”

“相传司徒后来暗中说服赵凯歌与凤仪亭之时,最初虽许以重利,赵凤二人心怀恐惧,始终都是摇摆不定。直到最后司徒演向他们说出了最后的底牌,他就只说了四个字,便已完说服了两人……这也是‘凯歌却奏凤仪亭’的由来……司徒当时说得那四个字便是……舍、命、元、婴。”

“赵凯歌和凤仪亭自然都是万万不肯在陈兵百万的剑下舍弃掉自己性命的,不然他们也不会始终都心怀恐惧!既然如此,那么……就只有舍其它元婴的性命!”青阳真人突然间悠然一叹,沧桑遍布的双眼之中更是现出了一片悲伤之色:“以前盛世之时有一句传言,叫做元婴满地走,金丹贱如狗……”

“喂喂喂,青阳兄,你现在一句话,可是把我们三个都结结实实地给骂了个狗血喷头呀!”蔡开怀见此时气氛太过沉重,不由得出言揶揄道。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吧,一些金丹真人其实就像是一个七品县令,苦苦熬了许多年后才终于出人头日,平日里自然是作威作福,威风八面;等到见到身为知府大人的元婴大真人时又会立刻阿谀奉承,马屁如潮……这种不知廉耻之辈,真要是上了战场杀阵,只会一心保命,更是毫无担待之心……便是那元婴大真人,在金丹真人面前虽然威风凛凛,可是如果见了君临天下般的承天圣人,肯定立时便是畏畏缩缩,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声的!所以久而久之,世间渐渐就有了胆怯金丹,猥琐元婴一说!但是!世间之事从无绝对,除了那种胆怯金丹之外,世上还有一种宁折不弯的金丹真人……唤作舍命金丹!三年前魔族四个魔王跋山涉水的偷偷绕过了娘子关,然后一起攻上了悬空阁……妖族妖王与魔族魔王,那可是相当于人族元婴大真人修为的老妖老魔!为师与六个金丹师弟立刻星夜驰援悬空阁……”

“是啊!八年前国师陨落之后,西北娘子关上再无一个元婴真人镇守……三年前真阳七子再加上老夫一家三口,不过区区十个金丹,除了自爆金丹,舍弃性命地将十二分的真气尽数注与长剑之上,然后一往无前地飞剑取魔王项上首级之外,又如何挡得住那四个力大无穷,法力通天的魔族魔王!”回想往事,蔡开怀更是感慨万千,垂泪道:“真阳七子高义,怜我家中妇孺……激战之中竟有四子先后自爆金丹后用飞剑冲击魔王……最后终于让四个魔王两死两伤,铩羽而回!真阳一脉之大恩,悬空阁永难相报!”

“那蔡伯伯现在还不肯将那‘彼岸’神兵送与果儿呢!”伍果胡乱擦了一把脸上泪水,又对着蔡开怀翻了一个白眼,因为适才悲伤太过的原因,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惫懒难缠,就只是短短说了一句便已打住了。

“呸!成为我悬空阁的女婿,难道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吗?”蔡开怀顿时也是大怒道。

“舍命金丹者,可杀之,却决不可辱之!一个舍命金丹就已十分可怕,更何况是两个舍命元婴!八年前最后众人在通天峰顶之所以能够击败那个已经跨入了承天圣人境的陈兵百万,便是因为有了月三先生与国师两个舍命元婴!”青阳真人苦笑一下,伸手打断两人,继续道:“而彻底说服了赵凤二人之后,摆在师徒面前的第六个桥,便是月三了,舍命月三!

“先前月三先生是司徒演始终都无法搭建好的一个桥,不过后来却由国师暗自出手搭建好了,司徒自然对此一无所知,不过他知道虞红裙心中恨月氏入骨,所以月三无论如何,最后都是……必死无疑!所以他对月三说……三先生世之豪杰,若舍命救世,山人有生之年,可保月家上下平安……”

“月三自从国师相求明月入宫并详细告知了他天外飞仙石一事之后,心中对通天之变的一切来龙去脉自然早已是了如指掌的,想他甘愿舍命,从始至终却一言不发;宁愿月家从星空之上直直跌落与尘土之中,虽然其中有期盼月家明楼日后一飞冲天之私心,可是他依旧如此豪赌,那又需要多么大的毅力,多么大的牺牲!果儿……你从小虽性格顽皮,却是一个最识大体的,现在既然知晓了当年的那些,以后切莫辜负了月家人的一片赤诚之心!”

白衣少女清新短发清纯唯美写真

蔡开怀坐在一边顿时又有些紧张起来,看看这个,再瞅瞅那个,一幅抓耳挠腮的可笑模样,哪里还有一点平素稳如泰山的样子!

“呸!这件事上,司徒就是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说得比唱得还要好听!这些年里,梅花内卫在暗中一直都没有停止对明楼的追杀!”伍果恶狠狠地啐了一口,大声道:“师父放心,果儿心中自然已有计较,以后即便是自己修为再无寸进,也绝对要让明楼出人头地,一飞冲天的!”

“此事为师虽然也颇为不解,但是想来,司徒对此事应该是毫不知情的。”青阳真人沉思片刻,终于摇头道:“梅花内卫乃虞红裙八年前亲手所创,横行霸道,无人敢管,如今执掌大权的,一个‘井井有条’,一个‘头头是道’,俱是虞红裙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这等机密之事,他们又如何敢外传,又如何敢让司徒知道!”

“果儿又想如何帮助月家小子呢?”蔡开怀好奇问道:“那小子老夫一年前也见过一次,根骨虽然不错,现在修为境界却是太差了些……”

“人生如棋,有些人开始下得好,便会越下越顺;有些人开始就没下好,自然就会每况愈下……而有些人本来天生便是一盘好局,其间却由于某些意外缘故突然崩盘,在那逆境之中有人会自暴自弃,有人却会锲而不舍,果儿想……明楼就是那个锲而不舍的,因为他心中无法舍弃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所以他绝不能输,也绝不会输!就像他苦苦在外面走了八年,虽然四处碰壁,却一直都在咬牙坚持一样!”

“无法舍弃的东西越多……不就是心中包袱越重而愈发的不利于修行?”青阳真人皱眉道。

“人生如背重负而远行,修行亦然,只要有大勇气,大恒心,只怕包袱越重,将来的成就越高!”伍果顿了顿,若有所思地道:“师父有所不知,当初的月三叔,和如今的明楼,他们眉心处的那一道娥眉弯月,绝非凡品,若是运用得当,其中更是大有讲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