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30日

黄瓜testflight

峡谷之中人族士卒欢声雷动。

太感动了!

首领们不但和我们一起分享着胜利的喜悦,山崖之上竟然还有意外惊喜!

一起聚精会神地仰着脖子观看了一场绝世好戏!

戏中不可一世的女主角美到爆炸,罪有应得的魔族大反派虽然狡猾,最后也恶有恶报,一命呜呼……真是太完美了!

美中不足的就是那个少年导演!最后竟然也撸胳膊,挽袖子地抢起戏来了!

虽然那个少年导演太不专业……不过还好……剧情实在是太过瘾了!

嗯,导演也就算了,最后可别忘了给编剧点个赞呀!

胜利了!

人族士卒欢笑着,拥抱着,这种酣畅淋漓的胜利,他们已经等得太久太久了。

此时此刻,那种久违了的尊严与骄傲充斥在他们身每一块肌肉,甚至是每一滴鲜血之中!让每个人都是精神抖擞,欢喜若狂!

即便我们是草根,又没有修行天赋……那又如何!

17岁女生小虎牙笑起来整个世界都融化了

胜利面前,人人平等!

一阵阵的欢呼声中,他们不分彼此地拥抱在一起,盔甲上沾染着的是敌人的鲜血,脸上流淌着的是自己的泪水。

是的,他们做到了!用他们的实际行动!血战到底,至死不退!

是的,那个没有一点架子的少年没有说错!尊严与骄傲,绝不是别人可以给予的!而是靠手中的长枪,靠心中的豪情,靠身体中的鲜血,靠自己咬牙切齿拼命拼回来的!为了尊严,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别人给你的,除了酬劳,就是施舍!

谁说草根就不能有尊严!

草根的尊严,才是真尊严!

弱者的尊严,很多时候更为可贵!

愿每个人都活得有尊严!

哎呀!扯得有点远了!别跑题呀!别的先不说,咱就说那个没有一点架子的少年……什么少年!你真是癞蛤蟆打喷嚏……好大的口气!你没看到人家刚才已经渡劫成功了!眉心处那一个黑漆漆的五角星闪闪发光……那可是实打实的元婴大真人!

不但顺利结婴,头顶还随时会有无数闪电出现……真是好生了得!刚才就把逃命功夫天下第一的血影魔王给电得生不如死!

嗯,以前只听说过有雷死人……今天竟然还看见了电死人,真是过瘾!真是痛快之极!

真想跟随着他再和魔族死拼一回,血战一场!

真想这辈子都跟着他混!

人族士卒一个个赞叹不已,而真阳宗与悬空阁的几位大修士更是喜上眉梢,心头的一块大石头也都落了地!

不是因为他们此时已经包抄住了魔族残兵的退路,而是因为……害人果终于成婴了!

而且……他才十六岁!

虽然末法年代中有三十不入元婴,终生无望之说……

虽然他在娘胎里的时候就有了天大机缘,可是机缘有时候就像是一份老天爷许给你的飘渺承诺……是需要彻底兑现之后,才能当得真的!

虽然他从小就诡计多端,害人无数;可是如今身在江湖之中,很多时候,还得靠拳头说话!

元婴的拳头,自然比金丹真人的要骇人许多!

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

在没有新的承天圣人出现之前,元婴……就是人族的巅峰!

出道既巅峰……又是多少人的梦想!

那个害人果……实现了他们的梦想!

众人齐齐仰望,淡淡夜色中高高立于山崖之上的那两个少年情侣,一个丰神俊朗,一个惊才绝艳,端的是一对珠联璧合的神仙中人!

神气傲娇的元婴大女王配上身边嬉皮笑脸的元婴小跟班……勉勉强强的也算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

几家欢乐几家愁……另一边,兀自呆呆傻傻挤在一处的魔族骑兵一个个都像是霜打的茄子似的,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大王被小蔡真人一剑斩去了首级,饶得他们生性凶暴,也像是一群战败了的公鸡似的,垂头丧气,失魂落魄!

中计了!

完蛋了!

原来都是望梅止渴!

原来那颗绝世果实不但毫发无伤,身边还有一个会放闪电的护花使者!

不但已经把平时双脚生风的逃跑大王给电成了一块焦炭!

而且那个绝世果实……相信过不了多久,还会被她身边那个会放电的护花使者给电成老婆!

能成婴,还会放电的男人……真是太让人羡慕了!

为什么我就没有托生在人族!

真是人比魔,气死魔!

不过还好,比起大王和那些前军与中军,剩下的几百后军……至少还留得了一条性命!

你没看见那些前军与中军……刚才还生龙活虎,杀气腾腾的,现在就都已经堆成尸山血海了!

转眼之间,沧海桑田!

变化怎么就那么大腻!

“当啷”一声,在第一个魔族骑兵绝望地丢掉了手中长枪之后,紧接着,几百支长枪都被丢在了地上。

几百个人挤成一团,就像秋风中的一片片萧瑟落叶,瑟瑟发抖,苍白无力。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有些事情的发展脉络,片刻之间,便已截然不同。

刚才他们还是一群血红着眼睛的贪婪虎豹,而现在,主将被斩,身陷重围的他们就只是一群挤在一起的无助绵羊!

绵羊,自然不需要任何武器。

只要任人宰割就好了。

即便他们是凶狠的魔族,也不想现在就白白送了性命。

几百个魔族骑兵在迅速合围过来的人族士卒的大声呵责之下,失魂落魄地下了马,乖乖成为俘虏,然后被串成长长一队,迅速带出了峡谷并关押了起来;而几百匹毫发无损的西域宝马则成为了最最宝贵的战利品。

胜利了!

而且还是大获胜!

看着山谷内拥抱雀跃的士卒,伍果与蔡素真亦是满脸喜悦笑容。

终于胜利了!虽然只是一场无关痛痒的小胜。

终于结束了!虽然可能只是一个短暂的结束。

后面的路还很漫长,但是这并不重要!

现在他们需要的,就只是心意地庆贺胜利!

最后害人果竟然还腆着脸,学着峡谷中拥抱在一起的军士们的样子,心怀侥幸地向着傲娇女王张开了双臂……

“好!”山谷中的众军士见了,更是一起齐声鼓掌叫好!

会放电的小导演劳苦功高,理应得到美到爆炸的女主角的热切拥抱!

没看刚才彼此都已经献过花了!

漫天花雨!

就连几位长者亦是面露微笑。

“呸!”蔡素真大羞,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无法发火,最后狠狠一跺脚,转身便轻轻掠下了山崖,心中更是大发娇嗔!“这个石猴子变的害人果!只要找到一个机会就会抽冷子下黑手!哼!现在先让他得意一会好了,看我过后怎么治他!”

虽然在浑水中连大女王的衣角都没有摸到,伍果也不泄气,先是跑到一边把摩罗的那张半黑半白的唬人面具捡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之后的妖魔之地一行,这个面具可是挑拨离间,嫁祸于魔的宝贝!

然后也轻轻掠下了山崖,还是牛皮糖般的跟在大女王的身后,先和几位长者问候过了,然后就一起去后方看望伤兵。

此役人族士卒阵亡不多,但伤者不少,虎口震裂,双肩脱臼者更是比比皆是。

但是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万分开心,自信的笑容。

因为他们身上的伤口,正是他们的尊严与骄傲!

吴真樊在伤员之中来回奔走,年纪虽轻,却镇定自若,俨然一副妙手回春的神医模样。

再没有了当初的一脸困苦之色。

困什么苦!

神医之中我修为最高!修行者中我医术最好!

心中得意还来不及呢,困得什么苦!

就像那些拿起长枪死战不退的人族士卒一样,此时此刻,救死扶伤就是他的尊严与骄傲!

这时鹰王徐天鹰也从天上落了下来,向众人报告了另一个好消息。

城中亦是大获胜!除了少数杂兵喽啰仓皇逃走之外,其余都被娃娃军尽数歼灭。

以一当十,是为精锐!

众人彻底放下心来,除了留下部分士卒看守俘虏及打扫战场,掩埋尸体之外,其余人欣喜雀跃,结队而回。

“真真姐,我刚才渡劫的模样,帅不帅?”此时天色黑,伍果一边举着一根火把,一边笑嘻嘻地与蔡素真并骑而行。

嗯,大家都是修行界中的杰出人士,有点小福利也不足为奇!此时骑得自然都是刚刚缴获来的西域宝马了!

大家都没有纵马飞驰,虽然峡谷两侧依旧是陡峭山崖,可是大胜之后,徐徐前行之中反倒都透着一股从容与悠闲!

“哼!投机取巧!”毫无疑问,蔡素真是绝对不会夸伍果半句的!一双杏眼就只是淡淡地瞄着天空,心中暗恼:“哼!这个天生就会顺杆向上爬的石猴子!没夸他的时候,就已经蹬鼻子上脸了……要是再夸他几句,还不立刻飞上天去了!”

“哎呀!我这个辛苦,又当导演又当演员的!真真姐你也不夸我几句!”伍果也不气馁,就只是陪着笑道:“等我这几天再准备一下,把一些必备物事准备好了之后,我们就启程去妖魔之地!”

“你要准备什么?”蔡素真奇道,想了想,又郑重宣布:“不会又要演戏吧?那些台词什么的……想都不要想!”

“比如说……我们事先必须要易容打扮一下呀!”伍果小声笑道:“血影军虽然已经军覆灭,我们也不能大意!魔圣为了对付司徒,想必一时间也调不来什么精锐部队了……可是妖魔毕竟一家,妖族就算现在不肯下血本与人族死拼,但是现在西北空虚,他们还是会在边境上来一个狼骑四出,侦查哨探的……我们总不能大摇大摆地一路杀进去吧!”

“哼!就是一路杀进去,也没什么了不起!”蔡素真先是神气活现地娇嗔了一声,想了想,又不放心道:“那你想怎么易容打扮呀?先说好了,如果装扮得太丑的话,一切免谈!”

“哎呀!我是导演呀!妖魔之地那般凶险,你都要听导演的好不好!”害人果见这般说来说去的永远都不是头,就装作着急的样子,故意把声音大了几分。

“素真,不许耍小性子!”果不其然,与蔡开怀并骑走在前面的晚雪真人听到了,立刻转回身正色道:“果儿说得一点不错!妖魔之地万分凶险,他素来机变无双,自然还是那个什么……导演!素真,你一切都要听果儿的安排!”

“是的!记得果儿当初就和我说过……妖魔之地的取宝之行难如登天!”蔡开怀自然也不敢大意:“素真,你平日里脾气大一些,也就罢了……此番去了妖魔之地……一定要万分的小心谨慎!嗯,果儿说如何易容打扮,你们就如何易容打扮!”

“嘿嘿,老丈人与丈母娘现在都力支持我……就等于凭空多了两把尚方宝剑!”伍果顿时眉飞色舞,更是在心中得意非凡!“我一只手里握着一柄尚方宝剑,双剑合璧之下,就不信收拾不了你这个大冰块!”

“呸!什么破导演!竟然还导上瘾了!就不知道他下一出……又要唱得什么戏呢!可别把我打扮成一个丑八怪才好……”虽然伍果现在对她的杏眼神剑已经完免疫了,可是蔡素真依旧还是咬着唇儿瞪着他,看那架势,真是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本章完)